环球新闻

更多>>
记者手记:在瑞士达沃斯品味“中国元素”
伴着中国民乐《步步高》的演奏声,23日晚的达沃斯会...[详细]
  • 当前各国面临的首要威胁绝非“反全球化”,而是全球化的脚步不会停息,从3.0进一步升级到4.0。
  • 澳大利亚《星岛日报》报道,亚马逊旗下太空公司“蓝色起源”(Blue Origin),23日再次发射无人火箭“新谢帕德号”(New Shepard),令创办人贝索斯载人上太空旅游的梦想更近一步。
  • 继2017年底在国际上率先攻克非人灵长类动物体细胞核克隆这一世界性难题、成功诞生世界上首个体细胞克隆猴“中中”和第二个克隆猴“华华”之后,中国科学家又经过努力,首次利用基因编辑方法,并通过体细胞克隆技术,获得5只生物节律核心基因BMAL1敲除的克隆猴,在国际上首次成功构建一批遗传背景一致的生物节律紊乱猕猴模型。

要闻

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58年离不开的电影 长影老校友重聚“梦开始的地方 ”
浏览:     发布时间: 2018-06-21    [我要打印]

“我们在这儿度过了青春时代,也将电影两个字深深印在了脑海里,为它付出一辈子也没后悔。”77岁的导演郑会立指着长影博物馆墙上的一张老照片对记者说。那张照片上,是她在长春电影学院上学时和同学的合影。

20日,曾在1960—1962年期间就读于长春电影学院的10余位校友,从北京、沈阳、深圳以及澳大利亚的悉尼、墨尔本等地来到长春,重聚在“梦开始的地方”。

这次校友聚会,是大家继1982年、2010年、2012年之后的第四次相聚,有老人说,也可能是最后一次了。毕竟大家都已年过古稀。

长春电影学院于1960年5月在“新中国电影摇篮”长春电影制片厂成立,这是继北京电影学院、上海电影专科学校之后,中国设立的第三所高等电影教育学府。学院下设电影导演系、文学系、摄影系、表演系、美术系,第一期招收学生近150人。

“一进长影大院这个熟悉的地方,我就有点控制不住眼泪。”74岁的卢妮南说。

“我们上学的时候条件很艰苦,没有教室,就把厂房用木板隔成一个个隔断,全校师生都在厂房里上课。”77岁的魏启仪回忆说,那个时候大家也不觉得苦,因为心里就有一个共同的想法,就是学有所成,献身中国电影事业。

在那段时间里,长影著名导演吴天、严恭、王逸、王家乙、王炎、苏里、刘国强、翟强,著名电影剧作家林杉、胡苏,摄影艺术大师吴印咸,著名美术设计师卢淦等都曾利用创作和拍片的间隙为学员们上课,传授创作经验。

然而,世事无常。这批学生竟然也是长春电影学院的最后一批学生。1962年,因国家经济困难,仅仅成立两年的长春电影学院停办。

变故并未改变其中一些人的梦想。部分学生从长春电影学院走出后,选择继续从事导演、编剧、美术等工作,也有很多学员到文艺团体、新闻单位、高等院校工作。

故地重游的魏启仪如己所愿,成为一名优秀的导演。“其实大家对华语电影的关心从未改变过。”

这次“高龄校友会”,大家谈论的话题依然还是电影。“电影的核心在于讲述好故事,华语电影想要更好地发展,一定要注重剧本的故事性,同时融入中国传统文化等元素。”魏启仪说。

接过魏启仪的话题,郑会立提出华语电影也要“纳新”。她表示,电影随着时代的发展,已经有了越来越多的新内容,需要更多新颖的表现形式。“以现在很受欢迎的网剧为例,如果能拿出拍电影的手法去拍摄网剧,那么也能生产出很多优秀作品。”

“我这辈子不为钱财,就是想为影迷们拍一些有价值的电影。”郑会立说。

就在去年,由郑会立监制的电影《花花世界灵魂客》成功入围日本东京电影节,而上一次她监制的作品入围该电影节时,还是1987年。30年来,郑会立一直在尽力跟上时代潮流。

今年83岁的刘学是此次校友聚会的发起人。“2020年是长春电影学院成立60周年,同学们有意把庆祝活动提前到今年,按照中国人的传统说法,提前过生日叫‘暖寿’。”刘学说,大家希望以此预祝中国的电影事业能够越来越好。(完)


24 19-01
火车能设“儿童车厢”吗?铁总回应了 网友吵翻了
 春运开始,不少人已经坐上了回家的列车。最近,一则“铁总回应设儿童车厢”的微博话题引发了热议。原来,不少网友称在火车上遇到“熊孩子”吵闹、跑动很让人头疼,影响了一车厢人休息,连续不...
详细信息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人才招聘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