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21年前枪杀2人 主犯庞屹讲述逃亡心路历程
浏览:     发布时间: 2018-06-21    [我要打印]

新闻回放:21年前,长春两股黑恶势力火并,时年35岁的庞屹持枪杀死2人后潜逃,其中一名死者孙某贤当年在长春小有名气,绰号小贤。公安部将庞屹列为部督逃犯,长春市公安局朝阳区分局专案组10多次赶赴四川、甘肃、新疆等地追捕,此间虽几经换人,但从未放弃对庞屹的追捕。今年5月7日,朝阳警方在乌鲁木齐市成功将犯罪嫌疑人庞屹抓获。

6月20日上午,新文化记者走进长春市公安局第二看守所,近距离采访潜逃21年的庞屹。

庞屹杀人潜逃时35岁,当年的照片中,他梳着背头、戴着墨镜。“确实很帅、很精神。”办案民警回忆说。不过记者很难将面前这个眼角布满皱纹、眼袋下垂的中年男人和那个杀人凶手联系在一起。在交流中,庞屹谈吐举止虽然很自如,但难掩他内心深深的自责和懊悔。

时间回溯

1997年2月27日

为“大哥”报仇后亡命天涯

尽管已经过去21年,但对于当年那场血案,庞屹仍能回忆起诸多细节,足见庞屹对当年自己犯下罪行的深刻记忆。

时间回到1997年1月,庞屹的“大哥”邱某因利益之争被人用刀扎死,行凶者正是小贤的手下。“当时我们在一个桌上吃饭呢,我也被砍了四刀,脸上、手上都有。”庞屹回忆说。此后,庞屹曾扬言要为邱某报仇,小贤得知这一消息后,四处寻找庞屹,甚至公然宣称要“干死庞屹”。“小贤给我打电话说:‘听说你要找我报仇,你站出来,咱俩干一下。’我说:‘我现在惹不起你,你多牛啊,我现在还带着伤呢,但你等着吧。’”庞屹说。

1997年2月26日,庞屹和同伙尹某、刘某等人得知小贤要在香格里拉大酒店参加朋友的生日宴,曾试图尾随跟踪小贤动手,但并未得手,次日,他们在百草路附近一家汽车修配厂内,持枪将前来修车的小贤及张某杀死后逃之夭夭。

此后,庞屹等人踏上逃亡之路,他们一行人先是逃到了大连市,之后乘船赶到烟台市,然后搭乘客车到青岛,从青岛转车去郑州,之后又从郑州赶到乌鲁木齐市,大概一个星期后,他们又去了甘肃省天水市,因为尹某说他曾经去过那边,对那里很熟。后来,尹某和刘某甩掉了庞屹。

庞屹在天水市待了三年多,并且辗转获得一个假身份———王小立,后来,庞屹觉得天水市太小,自己的假身份容易暴露,他想到了当年逃亡时落脚的新疆,认为那里足够“偏僻”,于是他便来到了乌鲁木齐市,先在一家建筑公司做库管和采购,后来在一家公司做办公室主任,直到今年5月7日被朝阳警方抓获。

一直“夹着尾巴”做人

庞屹说,这些年来他一直“夹着尾巴”做人,再也没有当年在长春市时那样的张扬跋扈。

“我虽然也喝酒,但我特别注意,在迪厅玩时,有人骂我,我也忍着,有人甚至当面侮辱我,我也忍着。”庞屹说,“要是在以前没犯事的时候,肯定上去朝对方脑袋就一酒瓶子,但自己身上有事儿,还能没事找事吗?”

“今年‘扫黑除恶’行动一开始我就感觉不对劲,我经常看法制节目,总感觉我今年要出问题。”庞屹说,“扫黑和打黑不一样,扫黑肯定是要把以前的案子都翻过来,如今科技这么发达,我想着,今年对我来说,也许是大限将至吧。”

话虽如此,但庞屹仍一直抱着侥幸心理,他说能躲一天是一天,多活一天算一天,甚至在身份“漂白”之后,自己感觉更有希望像正常人一样去生活了,但该来的终究会来的……

自由对一个人是最宝贵的,每天放风时,我看看外头就想,外面的小花小草都比我们强,它们都是自由的啊……”

“我现在在看守所里,我跟他们(其他在押人员)说,人间正道是沧桑,出来混的早晚要还的,你们要好好做人,出去以后再也别混了,混到头就跟我一样,跟监狱打交道。”

“既然自己以身试法了,那就等待法律的公正判决吧,是死是活,我都能接受。”

“很多人说看我的样子,不像是能杀人的人,但(这股狠劲)可能是骨子里的。”

时间行进2018年6月20日

谈父母

既期盼又怕见到二老

在谈到父母时,尽管庞屹一直在控制自己的情绪,但看得出来,他的眼圈开始发红,有意无意地仰着头,“这么多年来,我从没跟家人联系过,也没在父母身边尽孝,但我还是控制不了想家,毕竟父母那么大年纪了,我也不小了,能不恋家吗?”

庞屹说,他父母都期盼着他能有出息,他父亲是一所大学的老师,母亲以前是保育员。“他们都希望我能考上大学。”庞屹说。尽管在2017年,庞屹曾以王小立的身份悄悄回过长春一趟,但没敢和父母亲人联系。

目前,庞屹已经被捕一月有余,他仍未得到家属的消息,只知道父母仍健在,在他内心深处,既期盼见到父母,又怕见到父母的那一刻,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如何面对二老……

谈妻女

希望她们不会太记恨

庞屹说,他这些年来也处了一些女朋友,但基本都是“一走一过”,每次女友谈到结婚的问题时,他都会打退堂鼓。直到小萍(化名)的出现,虽然小萍离异带着一个女儿,但内心中仍渴望家庭温暖的庞屹最终同意和小萍结婚,2010年10月10日,他们领了结婚证。

庞屹说,他每个月工资有3600多元,算上年底分红平均下来每个月工资有五六千元,这笔钱对于当年“风光无限”的他来说并不算什么,但在如今的他看来,却很知足,“如果让我重新选择一次的话,我肯定会选择像现在这样和我爱人一起,平平淡淡地生活,也不想大富大贵了。”庞屹摇摇头说,“我们感情很好,我对女儿也很好。”

“这些年一直瞒着她们娘俩,相信她们知道我曾经的所作所为,心情肯定不太好,希望她们不会太记恨我吧。”庞屹说,“也希望她们将来能有更幸福的生活。”

谈儿子

希望他能做一个好男人

当年,庞屹踏上逃亡之路时,他已经有了一个儿子,但他因为担心自己在“道上”混牵连到自己的妻儿,就和妻子离婚了,如今他的儿子也已经24岁了。

“我刚走时,他还小,这些年从来没见过我儿子,他对我应该没什么感情,但他应该也挺恨我的。”庞屹说,“我们离婚后,孩子判给了他母亲,这对他也应该是一件好事。”

庞屹说,他听说自己的儿子有了自己喜欢的工作,希望自己的事不会对他将来产生影响,“希望他能做一个好男人就行了,不要像我一样。”

谈自己

争强好胜、遇人不淑

在谈到自己如何沦落到如今的境地时,庞屹说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可能是我从小就养成了争强好胜的性格吧,小学当班长、中队长,中学当体育委员……”庞屹说,“1981年那年,我帮同学打仗,他们把人打死了,虽然我没沾边,但我还是被劳动教养了三年。”

庞屹认为,从那之后,他接触的“哥们儿”(邱某、尹某等人)“不对劲”,之后便一点点地走上了这条不归路,“很多人说看我的样子,不像是能杀人的人,但(这股狠劲)可能是骨子里的。”

“能不后悔吗,这么多年,心里一直想着父母……”庞屹说,“其实那时候我们已经开始好好做生意了,我开了一家美容美发店,邱某也有生意,也不像以前那样在外面打啊杀啊,要是那时候继续好好做生意,该有多好啊!现在说啥都晚了……”

劝他人

自由对一个人是最宝贵的

“我现在在看守所里,我跟他们(其他在押人员)说,人间正道是沧桑,出来混的早晚要还的,你们要好好做人,出去以后再也别混了,混到头就跟我一样,跟监狱打交道。”庞屹沉吟了片刻说。

如今的庞屹,深深地感受到了自由的可贵,“自由对一个人是最宝贵的,每天放风时,我看看外头就想,外面的小花小草都比我们强,它们都是自由的啊……”

“既然自己以身试法了,那就等待法律的公正判决吧,是死是活,我都能接受。”庞屹说,让他感到愧疚的还有小贤的家人。“虽然我一直怀有侥幸心理,但我到什么时候都认罪,我给社会造成的危害,给家人和他人造成的伤害,我都得承担这个责任。”

新文化记者邢阳

21年前持枪杀人主犯被抓续


24 19-01
火车能设“儿童车厢”吗?铁总回应了 网友吵翻了
 春运开始,不少人已经坐上了回家的列车。最近,一则“铁总回应设儿童车厢”的微博话题引发了热议。原来,不少网友称在火车上遇到“熊孩子”吵闹、跑动很让人头疼,影响了一车厢人休息,连续不...
详细信息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人才招聘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