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新闻

更多>>
记者手记:在瑞士达沃斯品味“中国元素”
伴着中国民乐《步步高》的演奏声,23日晚的达沃斯会...[详细]
  • 当前各国面临的首要威胁绝非“反全球化”,而是全球化的脚步不会停息,从3.0进一步升级到4.0。
  • 澳大利亚《星岛日报》报道,亚马逊旗下太空公司“蓝色起源”(Blue Origin),23日再次发射无人火箭“新谢帕德号”(New Shepard),令创办人贝索斯载人上太空旅游的梦想更近一步。
  • 继2017年底在国际上率先攻克非人灵长类动物体细胞核克隆这一世界性难题、成功诞生世界上首个体细胞克隆猴“中中”和第二个克隆猴“华华”之后,中国科学家又经过努力,首次利用基因编辑方法,并通过体细胞克隆技术,获得5只生物节律核心基因BMAL1敲除的克隆猴,在国际上首次成功构建一批遗传背景一致的生物节律紊乱猕猴模型。

要闻

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身边人”眼中的黄大年:“拼命黄郎”与“科研疯子”
浏览:     发布时间: 2017-07-07    [我要打印]

中新社长春7月12日电题:“身边人”眼中的黄大年:“拼命黄郎”与“科研疯子”

作者付强郭佳

出租车司机刘国秋的车里,总是备着小枕头和被子。这是为一名特殊的乘客——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准备的。在接送这位中国国家“千人计划”特聘教授去机场的路上,刘总能听到后座传来的鼾声。

黄大年被称为“科研疯子”,这个1958年出生的广西南宁人为了研究惜时如命。

“总是坐最晚的航班去北京,返程落地通常也在凌晨1点之后,我第二天还要工作,实在吃不消。”刘国秋从3年前开始负责黄大年的接送机工作,刚开始他并不习惯。

除了最晚的航班,黄大年经常工作至深夜。吉林大学朝阳校区地质宫507室是黄大年的办公室。从2010年年初开始,楼管员庞春江在“清楼”时,总是发现这间房的灯还亮着。庞敲门询问为何还不下班,得到的回答总是“还有工作,再忙一会儿”。

“一开始不理解,天天都这么晚”,庞春江说,后来和黄大年聊天,得知他是搞科研的“千人计划”专家,任务确实艰巨,也就不再每晚敲开黄大年办公室的门。

在庞春江的印象里,黄大年“每天背个大书包,一点架子都没有”。7年来,他已数不清有多少次,凌晨时分帮黄大年打开地质宫的大门,而每一次,黄大年总是客气地说“师傅您辛苦了”。

“拼命黄郎”的习惯,也让吉林大学第一医院肝胆胰外科护士长谷玥为难。去年12月10日,黄大年因胆管癌住院接受治疗,他把“教室”也搬到了病房。

“只要身体允许,他就在病房给学生讲课,有时还做一些项目方面的工作”。谷玥担心黄大年过于操劳,最初总是阻止。黄大年每次都满口“你们说得对”,实际却对来访者一概放行。

谷玥回忆说,直到手术前一天,黄大年依然在和学生讨论专业问题。“他不是‘不听话’,真是有太多事要做”。

时间久了,刘国秋才知道,这位“感觉不一般的老师”坐最后一班飞机是怕耽误白天的日程。而刘也逐渐熟悉自己的这位乘客的其他习惯:由于工作压力大“上车必开窗”透气,为图省事常以苞米充饥。

2017年1月8日,黄大年因病医治无效在长春逝世,享年58岁。

得知噩耗,刘国秋拨通黄大年工作秘书王郁涵的电话问道,“黄老师的骨灰回南宁吗?很多车有忌讳,但我没问题,想再送黄老师一次”。(完)

上一篇:没有了
24 19-01
火车能设“儿童车厢”吗?铁总回应了 网友吵翻了
 春运开始,不少人已经坐上了回家的列车。最近,一则“铁总回应设儿童车厢”的微博话题引发了热议。原来,不少网友称在火车上遇到“熊孩子”吵闹、跑动很让人头疼,影响了一车厢人休息,连续不...
详细信息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人才招聘 |  版权声明